SnippetMedia
Read what matters

疫情防控下的中国高考

中国青年报 Jul 08, 06:46 AM

  疫情防控下的中国高考


  7月7日,2020年中国高考拉开大幕。遍布全国各地的40万个考场,迎来上千万名考生,这场牵动无数家庭神经的考试,成了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今年全国范围内规模最大的集体性活动。


  从6月到7月,尽管高考只推迟一个月,但漫长的“孤独”备考,疫情的反复,持续的高温,频繁出没的强降雨,以及南方的洪水,等等,都给这次高考增添许多不平凡的色彩。


  ---------------


  当全国7000多个考点同时拉起警戒线,门口竖起“考场禁区”的警示牌时,中国进入一年一度的“高考时间”。


  7月7日,2020年中国高考拉开大幕。当天,遍布全国各地的40万个考场,迎来上千万名考生,这场牵动无数家庭神经的考试,成了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全国范围内规模最大的集体性活动。


  这也是时隔17年后,高考再度回到7月。从2003年开始,高考时间从7月调整为6月,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则再次改写了考期。


  从6月到7月,尽管高考只推迟一个月,但漫长的“孤独”备考,疫情的反复,持续的高温,频繁出没的强降雨,以及南方的洪水,等等,都给这次高考增添许多不平凡的色彩。


  今天,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多个高考考点看到,戴口罩、测体温、消毒、一米间距——这些考生在进入考场前所经历的种种,都成了庚子年特殊高考的一个缩影。


  考场上的学生,终于迎来决战时刻。而场外的人们,在保障,在等待,在祝福。校门口再次迎来“旗袍风”,不少家长身着旗袍、手拿向日葵在门口等候着。这其中,旗袍寓意“旗开得胜”,向日葵则寓意“一举夺魁”。


  口罩上的“高考必胜”


  疫情防控,是这次高考绕不开的背景。


  7月7日早上,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门口,精心打扮的陈晓珊,不仅穿上了大红旗袍,连口罩也选择了有“高考必胜”字样的。


  陈晓珊的孩子就读于广州市第一一三中学,孩子平时成绩名列前茅,陈晓珊说,“希望孩子能够超常发挥,平常心对待,12年苦读就等这一天了”。


  上午9时,考生已经开考。但考点门口聚集的送考家长仍未散去。高温天,家长们戴着口罩等候着。陈晓珊说,要在这里等孩子考完第一科。


  当高考遇上疫情防控,除了紧张的考试气氛,各方防控的压力也不小。


  截至7月6日18时,即高考前一天,北京市疫情高风险地区仅剩一个,为丰台区花乡地区,这也是目前全国唯一一个疫情高风险地区。


  在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当天举行的新冠肺炎疫情例行发布会上,北京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徐和建说,7月7日起的高考“既是学业大考,也是北京防疫大考、组织大考。”


  徐和建说,经过全面消杀,北京的14个考区、132个考点、2867个考场已按照防疫和高考要求全部准备就绪。


  其它省市也不敢掉以轻心。


  广东省教育厅厅长景李虎表示,今年,广东省普通高考报名人数78.8万人,比去年增加两万人,其中参加夏季高考考生67.4万人。全省设考点479个、考场23452个,安排监考及考务人员约10万人次。广东坚持最高标准,全方位保障高考安全顺利进行。


  与往年不同的是,广东对于涉考工作人员和所有考生,通过“粤康码”、依托报名数据提前14天进行健康状况监测。对身体异常的考务人员进行替换,对监测发现的发热、“红码”“黄码”考生关心关注,跟踪跟进他们的身体状况,全力维护考生参加高考的权益。


  考场上“距离的拉开”


  戴口罩、测体温,几乎成了今年各地高考的标配。


  在吉林市第一中学考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看到,考生和考试工作人员在进入校门、楼门时都要进行测温。每个考点入口处至少安排1名经验丰富的发热门诊医生指导体温检测工作。同时,设置凉棚和体温异常者复检室。


  吉林市教育考试院院长孙钟海介绍,为保障全部考生能顺利参加考试,特别设置了备用隔离考场,每10个普通考场配备1个备用隔离考场(各考点至少3个)。


  孙钟海说,考试期间,有发热、咳嗽等呼吸道症状的考生,会被安排在备用隔离考场考试。不仅如此,还在城区两所医院分别设置救治考点和集中隔离考点。考前进行模拟演练,熟悉涉疫突发事件处置流程,保障考生即便在涉疫情况下也能参加考试。


  高考开考前4天,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北京市第十二中学探访了解到,这里每间考场门口都备有口罩、纸巾、免洗手消毒凝胶、消毒液等消杀用品,每个考场内可以容纳20名考生。


  记者了解到,今年北京市为了降低考场人员密度,将每个考场考生人数从30人减至20人。由于人数调整,今年北京市的高考考场共有2867个,与往年相比增加了30%以上。


  北京景山学校是距故宫只有1公里的高考考点。今天上午8时开始,高考考生陆续进入考场。


  和人们印象中的考场情形不同,这里没有人群和喧闹声,门口也没有车辆拥挤在路边。为了给高考考生提供良好的考试环境,考场周边的餐饮店等也取消堂食。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现场看到,等候在这里的家长自觉拉开了距离,不扎堆、不聚集,人与人的距离都保持在1米以上。人群中,身穿红色旗袍的妈妈们格外亮眼。


  高温和暴雨中的高考


  今天,安徽歙县语文、数学高考临时取消的消息引发关注。


  根据安徽省教育招生考试院通报,7月7日凌晨,安徽省黄山市歙县遭遇50年一遇的洪涝灾害,县城多处洪水上路、严重积水、道路受阻。截至当天上午9时,歙县考区歙县中学、歙县二中两个高考考点大部分考生未进入,高考无法正常开始。经研究并报教育部,歙县考区原定当天的语文、数学科目考试延期举行,7月8日综合、外语科目考试正常举行。


  暴雨和高温也成了疫情防控之外,今年高考保障的另一个关键词。


  根据中国气象局消息,2020年高考期间,强降雨、强对流、高温天气“三足鼎立”,其中,持续性强降雨“占据”西南地区东部至长江中下游,强对流天气频繁“出没”在华北、东北地区等地,高温天气“把控”江南南部、华南中东部等地。


  今天,武汉市迎来暴雨。第一场考试11时30分结束。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考点现场看到,11时15分起,陆续有家长来到考点门口,等候考试结束的孩子。家长们撑着伞,无奈雨势太大,许多人的鞋子、裤管被淋湿。


  伞下,一位母亲怀里紧紧抱着一双干爽的男式凉拖,仔细注视着考场出口,足足等了40多分钟,而她自己的凉鞋已经湿透。


  12时许,眼看孩子出了考场,这位母亲一把将孩子拉到身边,护送到遮雨棚下,嘱咐赶紧换上干净的鞋,“莫着凉。走,我们回去吃饭。”


  武汉是暴雨,西安则是高温。据气象预报消息,陕西西安今明两天的气温将高达38摄氏度。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西安多处考点看到,针对高温及今年的疫情防控特殊情况,各考点对公共区域及相关设备都提前进行多轮消杀,准备充足的疫情防控物资,并做好防暑降温措施。


  在西安市东方中学考点外,学校用50顶防暑帐篷搭起连廊,为考生营造舒适的测温等待区。该校校长张质彬告诉记者:“这样的措施,是为保证考生在进入考场时体表温度可以保持正常,不会因暴晒导致体温升高。”


  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气象服务首席朱定真说,在气象要素中,气温是对人影响最为直接和敏感的要素。2003年起改为6月高考,主要就是为了避开高温天气。因为特殊原因,今年高考在7月7-10日举行,对于考生、考场工作人员来说,与往年不同的就是防暑降温带来的考验。


  这场高考注定不平凡


  开考前,在北京最大的高考考点中关村中学,几位身穿红色衣服的中学老师大声对学生说:“没问题的!认真答题!”已带过十多届高三学生的刘老师也穿上红色T恤来为考生加油助威,她告诉记者,“这帮孩子不容易。”


  今年4月27日,北京254所学校的约5万名高三学生原本已返校复学,彼时距离寒假第一天已过去整整100天,距离高考还有70天。


  然而,因疫情突变,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三级调至二级。紧接着,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北京市教委宣布,从6月17日起,中小学各年级一律停止到校上课。这届高三学生只能在线上进行最后的冲刺。


  一位海淀实验中学考生的家长告诉记者,学生的复习会受一定影响,“线上学习的效果肯定没线下好”。但很多家庭都会想其他办法尽量保证孩子线上学习的效果,比如“单独去找培训机构的老师,给孩子进行辅导”。


  这位家长说,为了让孩子能休息会儿,他们一家在高考前两天,便入住中关村中学附近的一家酒店。


  记者走访考场附近的一家酒店发现,这家酒店的钟点房早已被订完,但“过夜房”还有剩余。该酒店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年高考期间都是酒店的忙碌时刻,提前几天就开始作相关准备,酒店墙上还特意贴上了“本酒店入住高考考生,请保持安静”的条幅。


  然而,和往年不同的是,今年入住的考生比往年少。这位工作人员说,以往“过夜房”也早早就满了。她说,这或许与疫情有关。


  记者探访了杭州下沙校区的6家酒店,酒店工作人员表示,前来预订高考房的人有,但是并不多。即使有考生或家长来订,也没有客房爆满的情况。这位工作人员还表示,“疫情都影响几个月业绩了,当然不会涨价,涨价就更没人来住了。”


  今年这场高考注定是不平凡的。“的确很特殊,疫情期间学生都是线上学习,老师也都是线上上课、答疑和辅导。”在刘老师看来,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也是对学生的一次考验,“遇到了就要勇敢去面对”。


  中青报·中青网高考报道组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叶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