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ippetMedia
Read what matters

没有挣扎也没有眼泪:中国足球十冠王,默默死去

中新网 May 24, 07:20 AM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24日电(卞立群)“根据公示结果和后期调查,确认辽宁足球俱乐部存在欠薪行为且未能解决,现决定取消注册资格。”


  濒死状态下挺过一个春天的辽足,终究还是迎来了命运的判书。中国足协23日发布的公告,彻底宣告辽足“死亡”。

  没有奇迹,甚至在临死前没有过太多挣扎,拥有悠久历史的中国足坛“十冠王”,消逝在2020年的夏天。

  在辽足离去的一刻,并没有众人的捶胸顿足和涕泪交垂,有的只是无尽的叹息与无可奈何,因为这早已是意料之中的结局。30年河东与河西,昔日王者辽足不幸成为这幕悲剧的主角。


  关于辽足的历史究竟有多久,存在着不同说法。有资料显示,这支球队源于1953年的东北体训班,如此算来,辽足有67年的历史。也有声音指出,“辽宁队”这个名称第一次出现是在1959年第一届全运会上,这样算来是61年历史。

  在岁月侵蚀之下,辽足的起源虽然有些模糊,但一座座金灿灿的奖杯,磨灭不了那个属于他们的时代。


  1990年是辽足队史中最高光的年份,名宿李应发带领球队在亚俱杯决赛中战胜日本尼桑,成为第一支在亚洲夺冠的中国男子足球队。

  随后的1993年第七届全运会上,辽足再次夺冠,“十冠王”称号由此而来,成为中国足坛那个时代的绝对王者。

  人才优势和体系优势是辽足当时称霸国内足坛的核心力量。在中国足球职业化以前,国内足球队多是由当地体委管理的专业队性质,但辽足已经进入与企业力量相结合的半职业化体系。在当时国家体育改革的背景下,辽足扮演着先行者角色。


  不过,30年河东与河西的戏码不幸落到了辽足身上。1994年,成了辽足命运的转折之年。

  那一年,甲A联赛成立,中国足球由此进入职业化时代。同省球队大连万达拿下职业联赛元年的冠军奖杯,并由此接过辽足的王者宝座,在中国足坛开启了全新王朝。

  而体系优势不再的辽足开始了人才流失,球队也自此迷失在职业化的全新时代中。甲A联赛的第二个年头,“十冠王”辽足惨遭降级。昔日王朝球队的急速下坠,成为当时国内极具轰动性的新闻。


  之后辽足靠着李金羽、李铁、张玉宁等新一批年轻球员卷土重来,成为中国足坛名赫一时的“辽小虎”,还险些在1999年夺冠。2011年,辽足又靠着杨旭、于汉超、杨善平、张鹭等新一批“辽小虎”打进中超前三,并获得亚冠资格赛资格。

  两次小辉煌,仿佛让人看到了些许昔日十冠王的影子,但其实这更像是“回光返照”。在中国足球职业化之后,属于辽足的时代就注定已经过去。1994年至今,26年的时间里,辽足的步伐一直迈向的是死亡深渊。


  在生命的后半程中,这位曾经在中国足坛声名卓著的“老大哥”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在众多后辈崛起之时只能勉强度日,晚年更是被“污名化”。

  “辽跑跑”、“换个活法”、“卖血求生”……类似的形容早已盖过了曾经的辉煌。属于辽足的时代太久远,从世纪之交至今,更多的是没落与苟延残喘。

  这些词语,恰恰是辽足窘迫生存环境的写照。年年喊“换个活法”又何尝不是昔日王者力图找回尊严的美好期盼,只是这种期盼,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太无力。

  没钱,始终是辽足绕不开的问题。

  因此在职业化时代中的辽足,每到一个小顶峰后,面临的都是阵容土崩瓦解,随后球队再次进入急速下坠状态和长时间的低迷,这也成了辽足无法摆脱的命运轮回。


  不幸的是,近些年稍显疯狂的金元浪潮更是彻底击中了辽足的软肋。即使天价将球员卖给土豪球队,也抵挡不住运营成本水涨船高的现实,“卖血”已经不足以“求生”。2017年,辽足队史第3次降级,2019年更是险些从中甲掉队。

  如果说外部环境加速了辽足的消亡,那么自身的经营不善则彻底将球队送上绝路。在1987年龄段球员卖尽之后,后续年龄段的球员质量已经大不如前。

  作为国脚的主要输出地,辽宁的优秀球员资源近些年严重枯竭,培养出于汉超、杨旭、张鹭这一批国脚之后,辽足几乎对国家队“断供”,“无血可卖”让辽足举步维艰。

  今年2月初,几名辽足球员上诉中国足协,欠薪的公开化更是彻底成为压死辽足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未能获得准入资格之后,辽足彻底死在了2020年的夏天。令人唏嘘的是,30年前的这个季节,正是那支王者辽足登顶亚洲足坛之时。


  足球运动向来有着属于自己的规律,放在世界足坛的系统中,想在四年一届的世界杯上大放异彩,往往需要几代足球人辛勤耕耘。而在联赛的小系统中,会因为各种因素造就一个时代的王者,也难免会有王朝更迭和优胜劣汰。

  尤其在中国足球“金元时代”的浪潮吞噬下,那些没落的王者终究会逐渐褪色,成为新球迷尚未追溯的历史片段,最后消逝在岁月的尘埃之中。

  遗憾的是,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老字号”球队,辽足难得的历史传承就此消散。而主场位于沈阳的辽足,更是辽沈地区几代球迷的精神寄托,也正是这种家乡情结和地缘因素,支撑了许多球员和球迷在辽足“穷困潦倒”之时依旧选择留守。这种历史积淀下的精神内涵,恰恰是中国足球现阶段稀缺的宝贵资源。


  辽足濒死之时,刚刚升入中甲的沈阳城市队更名为辽宁沈阳城市,被誉为“新辽足”。

  也许这支全新球队能寄托些许情结,能开启辽宁足球的全新篇章,甚至重拾为中国足球输血的能力。

  但老辽足已死,那些失去的终究是失去了。只希望辽足之死能给中国足球、辽宁足球带去些许警示,或许这也是昔日王者最后的贡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