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ippetMedia
Read what matters

国家级贫困县“清零” 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任务艰巨

法治日报 Dec 17, 06:52 AM

  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全部“清零”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任务艰巨


  摘掉贫困帽开启新生活


  ●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团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把脱贫攻坚摆在治国理政突出位置,充分发挥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优势,采取了许多具有原创性、独特性的重大举措,组织实施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力度最强的脱贫攻坚战


  ● 832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正确领导的结果,是贫困地区广大干部群众艰苦奋斗的结果,是社会各界真帮实扶的结果。脱贫摘帽是干出来的,是了不起的成绩


  ●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脱贫摘帽后要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根据中央精神,要设立过渡期,保持政策总体稳定


  □ 本报记者   王 阳


  □ 本报见习记者 白楚玄


  “我们家目前养了10头黄牛,估计每头牛的市场价值在8000元至10000元左右。”蔡红说。


  蔡红一家住在贵州省沿河县淇滩镇沙子坡村,原是一名建档立卡贫困户。近年来,在惠民政策的扶持下,蔡红一家创办了家庭养牛场,日子过得越来越好。现在,蔡红一家不仅盖起了一栋花园式小洋房,还置办了三轮车、电冰箱、洗衣机、空调等,成了全村勤劳致富的示范户。


  11月23日,蔡红所在的沿河县和其余8个县被贵州省宣布退出贫困县序列。至此,国务院扶贫办在2014年确定的全国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


  12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听取脱贫攻坚总结评估汇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团结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把脱贫攻坚摆在治国理政突出位置,充分发挥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优势,采取了许多具有原创性、独特性的重大举措,组织实施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力度最强的脱贫攻坚战。经过8年持续奋斗,我们如期完成了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消除了绝对贫困和区域性整体贫困,近1亿贫困人口实现脱贫,取得了令全世界刮目相看的重大胜利。


  会议指出,当前,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仍然突出,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的任务依然艰巨。要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


  明确国家级贫困县


  有序推进脱贫摘帽


  我国一直把减贫工作放在重要位置。1986年,我国第一次确定了331个国家重点扶持贫困县,按照1985年农民人均纯收入计算,农区县低于150元,牧区县低于200元,革命老区县低于300元,即列入国家扶持范围。


  此后,对重点扶持县的认定进行过3次调整。


  1994年4月15日,国务院印发《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1994-2000年)》,对贫困县进行了一次调整。按照1992年农民人均纯收入超过700元的县一律退出、低于400元的县全部纳入的标准,在全国范围内确定了592个国家重点扶持贫困县。


  2001年6月13日,国务院印发《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01-2010年)》,对国家重点扶持的贫困县进行第二次调整,贫困县改称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将东部33个重点县指标全部调到中西部,东部不再确定国家级重点县。同时,西藏自治区作为特殊扶持区域,整体享受重点县待遇,不占重点县指标。全国共有592个重点县,作为扶贫开发的重点区域。


  2011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年)》,对国家重点扶持的县进行第三次调整。原重点县共调出38个,原非重点县调进38个,全国重点县总数仍为592个。


  2013年11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湖南省湘西州花垣县十八洞村考察,首次提出“精准扶贫”。


  相对于以往的扶贫,“精准扶贫”不单单是布置到县、到村,而是要到户、到人。这一新方法要求对每一户贫困人口,都有专门的负责人,每一户都有“精准”的措施帮助其脱困。


  2014年12月23日,国务院扶贫办公布全国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名单,共22个省级行政区存在贫困县,其中贫困县覆盖率最高的是西藏,全区74个县都是贫困县。当时,全国贫困县的面积总和占国土面积一半,全国大约每3个县中就有一个是贫困县,完全没有贫困县的省份只有9个。


  2015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提出到2020年,确保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


  对于贫困县的脱贫标准,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表示,中国的脱贫标准是一个综合性的标准,收入是基本标准,但不是唯一标准,还有“两不愁、三保障”。“两不愁”就是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包括义务教育有保障、基本医疗有保障、住房安全有保障。


  如今,云南省红河县洛恩乡草果村委会草果自然村的李呼者,终于告别了四处漏雨的破瓦房,没花一分钱就搬进了迤萨镇西湖小区。从农民变市民的李呼者把大山和贫困远远甩在背后,开始融入新的生活。


  这场由国家主导的脱贫运动,正改变着中国农村与中国社会。


  挂牌督战稳扎稳打


  贫困县全部“清零”


  王贵帮,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达地水族乡高车村村民。王贵帮患有残疾,两个孩子在读书,还有老人需要赡养,全家的担子落在了妻子一个人的肩上。


  当地乡领导和村干部上门做收入核查后,将王贵帮一家纳入扶贫系统。


  2015年开始,借助家庭农场、特惠贷、因户施策等扶贫政策,王贵帮与家人商量发展山羊和生猪养殖。王贵帮还种了很多水芋,通过加工水芋粉增加一些收入,剩下的残渣还可以喂猪。


  目前,王贵帮一家养殖山羊10头,繁育母猪6头,养殖生猪20头,年收入可达10多万元,超过国家扶贫标准,顺利摘下了贫困户的帽子。


  一位基层扶贫干部告诉《法治日报》记者,在全国,像王贵帮这样在国家政策扶持和自身努力下脱贫的农户,不胜枚举。


  从2016年开始,我国贫困县逐年脱贫,当年摘帽贫困县数量为28个。


  2017年9月30日,《贫困县退出专项评估检查实施办法(试行)》印发,湖南省扶贫开发办公室一名负责人告诉《法治日报》记者,其中确定的贫困县退出标准可以用“三率一度”来概括。“所谓‘三率一度’,就是综合贫困发生率、错退率、漏评率和群众认可度。综合贫困发生率要降到2%以下,群众认可度达到90%以上,原则上不能有错退和漏评。”


  2020年3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出席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习近平总书记在发言中指出,剩余脱贫攻坚任务艰巨。全国还有52个贫困县未摘帽、2707个贫困村未出列、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未全部脱贫。虽然同过去相比总量不大,但都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是最难啃的硬骨头。


  “省内最后一批摘帽的贫困县确实脱贫难度较大,从国家层面来讲,深度贫困地区主要是‘三区三州’(三区指西藏、新疆南疆四地州和四省藏区;三州指甘肃临夏州、四川凉山州和云南怒江州)。”贵州省扶贫开发办公室一名负责人对《法治日报》记者说,“一般来说,深度贫困县脱贫摘帽的难度比较大,用时比较长。”


  2020年3月12日,国务院新闻办就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有关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刘永富在回答记者关于如何确保完成剩余脱贫攻坚任务的问题时表示:“我们的整个工作部署是依次推进的,一开始打赢脱贫攻坚战,深度贫困地区难度比较大,坚信越来越聚焦的这52个县、1100多个村,按照这种抓法,加大支持力度,加大工作力度,能够在今年年底脱贫摘帽。”


  到2020年7月底,国务院扶贫办最新调度显示,经过半年多的挂牌督战,52个挂牌督战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三保障”和饮水安全问题已基本解决,52个挂牌督战县约120万贫困人口易地搬迁任务全部完成。


  《法治日报》记者梳理了832个国家级贫困县“清零”时间线:2016年摘帽贫困县数量为28个;2017年摘帽贫困县数量为125个;2018年摘帽贫困县数量为283个;2019年摘帽贫困县数量为344个;2020年摘帽贫困县数量为52个。


  艰苦奋斗真帮实扶


  贡献中国减贫智慧


  收官之年、大疫之年,党中央采取超常规措施,对52个未摘帽贫困县和1113个深度贫困村实施挂牌督战。91.8万名驻村帮扶干部冲锋在前,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齐心协力,向最后的贫困堡垒发起冲击。


  “832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正确领导的结果,是贫困地区广大干部群众艰苦奋斗的结果,是社会各界真帮实扶的结果。脱贫摘帽是干出来的,是了不起的成绩。”11月24日,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夏更生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消除贫困是人类共同理想。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始终把让人民过上好日子作为奋斗目标,为此进行了长期艰苦卓绝的努力。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7亿多人摆脱贫困,对世界减贫贡献率超过70%。


  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吕方总结说,中国减贫的成功实践,生动地回答了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的时代命题。


  世界银行前行长罗伯特·佐利克惊叹:“毫无疑问,这是消除贫困的历史上最大的飞跃。仅中国的努力,就极大促进了与世界减贫有关的千年发展目标的实现。”


  精准扶贫是中国扶贫工作的精髓和亮点,令世界瞩目。泰国孔敬府官员赴中国广西实地考察后,借鉴中国的做法,在孔敬府实施“结对子扶贫”项目,制定了一名官员负责两户贫困户的计划,选派700多名官员对口帮扶,通过帮贫困户找工作学手艺、发展乡村旅游、寻求资金改善乡村基础设施等,一年来1174户贫困户已有79%成功脱贫。


  12月14日,人类减贫经验国际论坛在北京开幕。国家主席习近平向论坛致贺信。他强调,当前,疫情仍在全球肆虐,减贫事业面临严峻挑战。中国愿同世界各国一道,携手推进国际减贫进程,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


  后续仍需巩固拓展


  值得注意的是,夏更生指出,贫困县全部宣布摘帽,并不意味着全国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已经全面完成,还要对抽查、普查和考核发现的问题进行整改,查缺补漏、动态“清零”。最后,由党中央宣布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打赢脱贫攻坚战。


  目前,关于脱贫县的抽查工作已经启动。按照既定程序,今年摘帽的52个贫困县的抽查工作已开始启动,主要采取第三方评估的方式,重点检验退出程序的规范性、标准的准确性和结果的真实性。需根据普查、抽查、成效考核发现的一些问题立即进行整改,实行动态清零。之后,所有的任务都完成了,由党中央适时宣布打赢脱贫攻坚战。


  吕方也提到,“清零”这一词并不意味着我国贫困问题已经得到解决,关于制约深度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发展的外部约束的公共政策体系未来如何发展仍需要探索。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基本实现现代化,再到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


  “脱贫摘帽后要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根据中央精神,要设立过渡期,保持政策总体稳定。”夏更生说,有的政策要继续保持,有的要创新设计,总之要符合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的需要。


  “已经退出的贫困县、贫困村和贫困户在脱贫攻坚期内,有关扶持政策不变。”夏更生说,后面摘帽的县都是深度贫困地区,诸多方面都比较薄弱,扶上马还要送一程。


  根据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所作出的决定,下一步要从集中资源搞脱贫攻坚转向以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为主。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指出,要优先发展农业农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要把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


  在中共湖南省委党校副教授姜正君看来,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是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为解决“三农”问题和城乡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两者在理论逻辑上具有内在统一性,在历史逻辑上具有前后相继性,在实践逻辑上具有协同耦合性。当前,必须统筹谋划,做好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的综合衔接;坚持人民立场,发展思想上无缝衔接;构建产业体系,发展产业上无缝衔接;培育人才队伍,发展动力上无缝衔接;抓好基层党建,乡村治理上无缝衔接;完善政策体系,机制保障上无缝衔接。


  制图/高岳


【编辑:张楷欣】